丹佛大学赵穗生教授 来我院做“中国、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与世界秩序建构 ”主题演讲

2017年5月19日下午,由同济大学中国战略研究院、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联合主办的同济大学“中国与世界”名家系列讲座第十二讲在同济大学综合楼成功举办。美国丹佛大学约瑟夫·科贝尔国际关系学院终身职正教授兼美中合作中心主任赵穗生教授发表主题为“中国、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与世界秩序建构 ”的演讲。

 

同济大学同济特聘教授、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兼中国战略研究院院长门洪华教授主持本次活动。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党委书记徐红教授,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兼中国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王存刚教授,院长助理钟振明副教授、孙明副教授,国际关系系主任陆伟教授,夏立平教授、王传兴教授、田亮教授、葛天任博士、沙卫东老师以及来自同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高校的近200名师生参加了活动。
 
门洪华院长代表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全体师生对赵穗生教授的莅临指导表示热烈欢迎。门院长指出,赵穗生教授是海外中国研究学界的领军学者,其创办、主编的《当代中国研究》杂志是该领域在全球范围内被引用率最高的刊物,发挥了关键的学术引领作用。赵教授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的北京大学研究生,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赵穗生教授长期在美国从事中国研究,为该领域中美两国间的学术发展和交流作出了杰出贡献。门院长指出,当今世界处于大变革的时代,各国,尤其是中美两国的战略走向将会对整个国际秩序的未来发挥关键作用,这也是当前全球瞩目的焦点。美国特朗普总统执政以来,美国的战略走向发生了重大变化,值得我们密切关注。今天,赵穗生教授莅临同济大学,发表主题为“中国、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与世界秩序建构”的精彩演讲,带来了他对核心议题的深刻思考,是与会师生难得的学习机会。门洪华院长宣布,赵穗生教授将担任同济大学兼职教授,并预祝演讲圆满成功。
 
 
赵穗生教授首先感谢门洪华院长的邀请和欢迎。回顾学术生涯,赵教授表示,在北大毕业后能留学美国,并在培养出两任美国女国务卿的丹佛大学工作,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作为曾在中美两国都长期生活的学者,希望中美之间进行合作。
 
赵穗生教授指出,作为世界第一经济体和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与作为正在崛起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诸多领域存在着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局面。其中一个关键议题就是如何重塑国际秩序。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作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缔造者主导者,美国政治精英对当前中国是否要改变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存在疑虑,同时,特朗普政府的反全球化倾向也被视作是对此秩序的另一挑战。赵穗生教授认为,中国作为现行国际秩序的受益者之一,也是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不会推翻现存国际秩序,但有改革此秩序的意愿,希望改善中国在现存国际秩序中的地位。因此,中美两国之间一定存在合作的空间,中美两国之间的交流互动十分必要。

 

赵穗生教授指出,二战后建立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有两项重要指导原则支撑,一是跨国规则制度体系(liberal transnational laws),代表跨国的原则。另一项就是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其关键是主权原则。这两项主要指导原则通过三种制度安排体现。第一,多边贸易、投资、金融体系,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代表,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这些多边经济体系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国际冲突的根源。第二,集体安全体系,是建立在主权原则基础上的全球体系,通过协调限制了战争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第三,以自决原则为基础的国际社会。
赵穗生教授认为,中国逐步从国际秩序的“挑战者”到学习者,经历了不断改革自身并融入国际秩序的过程,在一贯坚持主权原则的基础上不断学习和适应跨国原则。首先从低政治领域的多边经济治理体系开始,逐步参与政治性较强的领域。中国在经历漫长的适应过程后最终很好地融入了国际秩序体系,并作为利益相关者为维护现行国际秩序作出了贡献。

 

不过,赵教授指出,中国对现行国际秩序也存在变革的意愿和诉求。这些意愿和诉求来自于中国对现存国际关系的三种不满:第一,现行国际秩序价值规范的制定并没有中国的参与,中国仅是“规则接受者”。中国学者和精英认为国际秩序中内嵌的西方价值观念压制了中国的崛起。第二,中国希望在国际秩序中获得与其崛起大国地位相匹配的权利,而美国将此举视作挑战,并在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的制定中设置障碍。第三,美国并不遵守其制定的国际秩序和规则,却以此限制别国。赵教授指出,因为存在上述三种不满,西方学者认为中国近年在地区和全球治理领域的贡献与国际战略的创新都是对现存国际秩序体系的挑战,希望建立新国际秩序。对此,赵教授提出了不同见解,他认为中国目前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建立新国际秩序。首先,硬实力方面,目前中国难以与美国比肩,无法提供大量必要公共产品来主导建立新国际秩序。同时,中国的崛起还存在来自内部的不确定性;第二,软实力方面,中国目前难以像美国一样获得各国广泛的追随和信任;第三,中国仍然是现存国际秩序的受益者,挑战现有国际秩序不利于中国自身利益。
 
赵穗生教授总结指出,目前中国作为希望改革现存国际秩序的利益相关者,并不是希望改革国际秩序规则,而是寻求改善自身在国际秩序中的地位。而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正处于其全球战略收缩期,所以两国合作一定存在巨大空间。赵教授认为,中美在国际秩序领域互动的最佳路径是在不改变现存国际秩序基本原则的条件下,通过谈判获得各自满意的定位。他祝愿中美两国能够携手共进,共同塑造国际秩序。
 
活动的互动环节,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同济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夏立平对赵穗生教授的演讲进行了点评。夏教授指出,赵穗生教授是当代中国研究领域最知名的学者之一,赵教授的演讲概括了二战之后国际秩序的三个方面。夏教授认为,现存国际秩序首先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组织;第二,包括美国为首的军事同盟;第三,包括不断增加的经济合作组织体系。当今整个亚洲、发展中国家群体的崛起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都是一种挑战。夏立平教授认为,特朗普总统的上台不仅体现了美国国内反全球化的倾向,也是新世纪以来美国五大战略失误的后果。夏教授指出,虽然美国处在战略收缩时期,但中国并没有作好发挥更大作用的准备。中美的战略文化在哲学、国家战略、军事与外交三个层次依然存在非常大的差异。
  
赵穗生教授感谢夏教授的点评。他指出,美国的双边军事同盟和地区军事组织并非国际秩序的主流,国际秩序主要还是由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组织所构成的。赵教授同意美国确实存在战略失误,但强大的纠错能力会使其世界强大国家的地位长期保持,特朗普反对全球化只是美国政治出现的暂时现象,在全球局势的大背景下,美国依然要作为唯一超级大国承担全球领导责任。对于夏教授的提问,赵穗生教授认为中美之间的利益有重合也有冲突,而中美合作是正确的选择,是解决当今世界诸多问题的关键。增加中美之间的战略互信,需要更多的学者明确中美之间利益的重合与冲突,并让普通民众了解真实情况,促成两国合作。赵教授表示,作为在中美两国都曾生活数十载的学者,他将以此作为自己的重要使命。
 
随后,王存刚副院长对赵穗生教授的演讲作出回应。王教授指出,世界秩序关乎人类和平发展,关乎人类命运和未来,具有重要意义。赵教授的演讲提供了研究世界秩序一种路径。首先从历史层面:第一,了解现存秩序的由来;第二,探讨中国和世界秩序之间的关系;第三,分析美国和世界秩序的关系。其次,在现实层面:第一,中国的崛起引发力量对比的变化;第二,美国相对实力的衰弱引发世界秩序的变化;第三,其他新兴力量的因素。王存刚教授认为,世界秩序的未来走向取决于中美两国的实力和意愿,取决于两国的愿景和沟通。王教授非常赞同中美两国之间的协同、合作可以解决全球与地区层面的许多问题。他指出,研究世界秩序问题要了解历史、了解现实,进而瞩望未来,学者的研究一定要扮演建设性角色,从善意出发提供良策。赵教授今天的演讲为我们做出了良好的典范,感谢赵教授的精彩演讲!对于夏教授提出的“天下观”问题,王教授认为中国现阶段应秉持主流世界秩序观,包括以主权原则为基础的多边合作理念。
 
赵穗生教授认真回答了来自同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师生提出的问题。关于“中国设立的国际机制如何提升中国国际体系中的地位”赵穗生教授认为,以“亚投行”为代表的国际机构是中国对现存国际秩序作出贡献、提供公共产品绝佳案例。它的设立满足了本地区甚至全球对于基础设施投资的迫切需求,填补了其他国际制度在该领域的空白。相比先前的国际制度具有精简、绿色的比较优势,借助中国日益增加的影响力获得了包括西方各国在内的追随。而“一带一路”的倡议将更加需要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人民的智慧,如果成功,将会对全人类作出重要贡献。关于中国在议程设置能力和国际宣传能力的不足和改善方向,赵穗生教授认为由于中国和西方的价值理念存在较大差异,如何取得积极的宣传效果还需要进一步思考。针对议程设置能力,赵教授认为中国发挥领导力需要找到全球各国共同面临的问题与争论后提出中国方案,这是领导作用的体现,也是议程设置能力和国际宣传能力提升的路径。对于“中国如何在改变自身在国际秩序中的地位的同时又不触动现存规则”的问题,赵穗生教授解答道:规则需要所有人的遵守,而中国需要既遵守国际法又能保护自身利益。中国应当寻求成为遵守国际秩序的榜样,并监督美国同样遵守国际秩序。在各国都遵守基本国际规则的基础上,再逐步寻求对国际规则的改革。关于“一带一路”战略倡议是否回应了各国改革现存国际秩序的期待,赵教授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在现有国际秩序基础上帮助解决全球发展瓶颈的方案。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部分学者和媒体对此存在误解,认为是对美国和现存国际秩序的挑战。但是中国也需要注意“一带一路”作为以双边合作为基础构成的大框架还需要探索具体的规则,妥善处理沿线各国间可能的分歧和问题,这既需要高瞻远瞩,也需要小心谨慎。如何处理双边与多边共存的结构并发挥主导作用将考验决策者的智慧。关于“华盛顿共识”和新的“美国方案”,赵教授认为,“华盛顿共识”可以说并不存在了,而不同的利益集团存在不同考量,目前统一的方案并没有成型。
  
门洪华院长总结指出,赵穗生教授就中国、美国和世界秩序重构为与会师生提供了非常理性的分析和睿智的解答。首先,关于中国是谁?有人说中国已走出“潜龙在渊、见龙在田”的过程,进入“飞龙在天”的时代,正如庄子《逍遥游》里所讲“水积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但今天赵教授从软实力、硬实力、国际影响等方面的分析和中美两国的对比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虽然中国正在崛起,但还需要继续朝目标努力。
第二,在国际秩序领域发生的“中国震动”。国际秩序是国际社会主要行为体互动形成的权力分配、利益分配、观念分配的结果,其最终表现为国际制度的建立、完善或修改。从权力方面,中国、发展中国家实力的增长与发达国家实力的相对衰退造就了国际社会权力分配新图景。利益方面,中国在追求全人类的共同利益的同时,国家利益的维护拓展也在全球展现。观念方面,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将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国际关系提供文化观念上的支撑,为世界作出贡献。但是,这些观念和国际社会既有的主流的、普遍性的观念存在着较大差异,某种程度上对国际秩序也是一种挑战。“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确实是既有国际制度的补充,但对于国际社会的反响与判断要兼听则明,深入了解。门教授指出,“中国震动”带来的是能力与意愿的平衡问题。中国虽然不想扩张,但也要针对大国过度扩张的问题未雨绸缪,吸取历史经验。
第三,关于中美关系的走向,门洪华教授指出,近年来中美实力对比的变化带来很多遐想,中国既不会坐以待毙,也不会坐以待对手毙,近年来中国采取了很多积极的建设性举措。门教授认为,中美关系未来的走向必定是“和斗相兼”的局面,“斗而不破”至关重要:竞争必然存在,期待良性竞争。赵穗生教授的理智分析和睿智判断带给与会师生很多启示,再次感谢赵穗生教授在同济大学成立110周年校庆之际为同济师生带来一场精彩的演讲。

版权所有同济大学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021-65984182      怀念旧版

访问人数: AmazingCoun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