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大学教授阿米塔夫•阿查亚来访并做学术讲座

2017年6月2日上午,由同济大学中国战略研究院、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联合主办的同济大学“中国与世界”名家系列讲座第十四讲在同济大学逸夫楼成功举办。著名国际关系研究学者、美利坚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杰出教授、国际研究协会(ISA)前主席、清华大学苏世民学院访问学者阿米塔夫·阿查亚(AmitavAcharya)携其新书《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做客同济大学,并为同济大学师生带来了关于“美国世界秩序的挑战与中美关系”的主题演讲。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仇华飞教授主持了本次讲座,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兼中国战略研究院院长门洪华教授、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兼中国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王存刚教授、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郑春荣教授,院长助理钟振明副教授,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夏立平教授、王传兴教授、丁榕俊助理教授、葛天任助理教授和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梅飞虎(Maximilian Mayer)以及校内外师生40余人参加了这次讲座活动。

DSC_2410

讲座伊始,门洪华院长代表同济大学师生对阿米塔夫·阿查亚教授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门洪华指出,作为最负盛名的国际关系学者,阿查亚教授因其提出的用“本土化”和“辅助性”框架来研究世界政治思想和规范的传播,与巴里·布赞共同提出“非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以及“全球国际关系”在国际关系领域广受赞誉。在过去二十年里,阿查亚教授就国际关系理论,区域国际机构,世界秩序等专题发表大量著作。在最近出版的《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一书中,阿查亚认为,无论美国本身是否在衰落,美国所支持的战后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即将结束,美国将成为包括新兴大国,地区力量在内的众多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长期致力于国际关系理论与国际世界秩序的教学与研究以及中美间的双边关系研究,相信阿查亚这次与同济师生之间的对话将有助于对相关学术问题的理解。

 

阿查亚教授在主题演讲中首先解释了什么是美国世界秩序,对世界秩序的一般概念与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间的作出了区分,强调他并非是认为自由世界秩序即将终结,而是“美国领导的自由主义霸权秩序”的终结。阿查亚介绍到此书在写作时人们对于美国所主导的世界秩序的未来还充满信心,但在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许多自由主义者陷入恐慌,他们开始担心美国世界秩序的衰落。但阿查亚认为,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并不意味着美国会变得无关紧要,美国依旧在全球政治、经济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只是它在世界秩序中的主导力正在下降。即使特朗普上台后正在将美国一贯信奉的自由主义推向边缘,但自由主义不会退出历史舞台,而仍会是当今世界的基本原则之一和世界秩序的驱动力之一,并将与全球主义、国际主义以及中国所推崇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竞争中相互融合。

DSC_2424

随后,基于其新书《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并结合美国2016年大选和特朗普上任至今的政策,阿查亚介绍了他的七个主要观点。第一,美国世界秩序终结后迎来的将是一个复合世界而不是多极化世界。第二,美国也许会继续保持其在经济、军事方面的超级权力,但唯有霸权才意味着建立世界秩序的能力,未来世界权力将更多会被分散而不是呈集中趋势。第三,未来世界将会是多样化、去中心的,是全球化、地区化和国家性的结合,未来的世界秩序将会是建立以多样性为主线的世界秩序。第四,未来世界将不会呈现一个中国与美国的两极世界秩序,诸如欧盟、印度等一些地区力量也会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全球经济重心将继续向非西方地区转移,与此相对应,地区秩序将更加凸显其重要性。第五,尽管当前西方所领导的全球化遭受危机,但这并不意味着全球化的终结,而是一种不同类型的全球化或新全球化的开始和发展,它也许将更多由东方国家而非西方国家来领导;全球性治理也将变得更加碎片化,将会有更多主体来参与到全球治理中来。第六,新兴国家和非政府组织等新型行为体将在全球治理中扮演重要角色,这也会给全球治理带来新的机遇,大大推动多层复合世界的发展。最后,由于此前很多战争与冲突就是由美国与西方所引发或促使的,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并不一定意味着更多的暴力与冲突;任何一个世界秩序都无法完全避免冲突,但长期来看,世界的稳定性会随着国家间相互依赖的加深而不断增强,战争与冲突有可能会越来越少。阿查亚教授演讲结束后,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仇华飞教授进行了简短总结回顾,并欢迎在场师生提问互动。

DSC_2393

在讨论和提问环节,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的钟振明副教授首先问到,在新的世界秩序下,国际金融、政治和贸易体系将会向什么方向发展,以及像IMF、世界银行、美国主导的全球联盟体系等在旧世界秩序下产生的元素在未来将会发生什么变化?对此,阿查亚教授认为这些机制将会继续存在,但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如果他们不改革,他们的重要性将逐渐降低,改革意味着将更多投票权和话语权分享给新兴国家。第二种可能是,即使这些机制和组织进行了改革,他们仍然不得不和其他国际行为体竞争。

DSC_2469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王传兴教授针对阿查亚教授在演讲中提到的新兴国家无意制造矛盾和冲突,而将会成为国际体系中具有建设性作用的成员,未来世界并不一定会由于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而陷入冲突、混乱的观点,提出了三个担忧、疑惑,一是来自西方国家向新兴国家挑起的冲突,二是西方国家内部、西方国家成员之间的矛盾、冲突,三是西方国家国内政治力量的分化所产生的矛盾冲突。对此,阿查亚教授表示赞同王传兴教授提出的在西方国家之间以及内部存在不统一可能增加世界的无序的见解,但同时强调未来世界暴力冲突的焦点可能还在西方之外的世界,尤其是中东和非洲以及亚洲的一部分地区。

DSC_2486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邱美荣副教授结合近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德国和欧盟的访问以及有关这次访问中所进行关于全球化问题的讨论,向阿查亚教授提出他如何看待全球化的推进。对此,阿查亚补充展示了图表资料以证明其演讲中提出的今后全球化进程将更加依赖新兴国家而不是西方国家的观点。阿查亚进一步回应道,自由主义世界秩序正越来越多地受到来自内部的挑战,而自由主义秩序从来都不是一种全球性秩序,它只是诸多世界秩序中的一种。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建立在欧美民主自由的概念之上,倡导自由贸易,但通常只惠及欧洲等少数国家,而未来可能由中国等非西方国家或新型国家倡导建立的新的世界秩序,将会更加注重经济贸易合作。

DSC_2493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教授向阿查亚教授请教关于自由贸易与自由主义的关系。阿查亚回应认为,是自由贸易催生了自由主义思想和自由世界秩序,如今自由贸易却在自由主义中被忽略了;自由贸易并未给发展中国家带来应有的好处,他们更希望得到的是发展,而贸易则会因为发展而繁荣起来,今后应当注重通过发展来促进自由贸易。

DSC_2499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梅飞虎博士(Dr. Maximilian Mayer)针对阿查亚教授在演讲中提到的“复合世界”理论,问到在一个复合世界里,价值观或者说规范或身份认同将以什么方式呈现出来,以及在一个拥有“复合领导者”的“复合世界”里,其合法性尤其是其领导的合法性将从何而来?并且在复合世界里什么样的权力最重要?对此,阿查亚指出他将世界新秩序归纳为“复合世界”这一概念,并将“复合世界”比作一个多厅影院,观众因而可以有不同的选择;“复合世界”是一种相互联通、相互依存的关系。未来世界秩序也许会有两种秩序路径:第一种是全球协调模式,第二种是地区世界模式,但这两种模式都难以单独存在,未来世界秩序将会是这两种模式的混合体。

DSC_2504

阿查亚分析道,在国家之间,例如印度尼西亚、孟加拉、缅甸等,一种复合形式的威胁正在破坏稳定的秩序。但阿查亚并不认为这会成为一种世界范围的威胁,并对世界秩序造成系统性的危险。现今世界的确实不是很太平,缺乏稳定性,有着争端和冲突,但从整体和自身而言,这仍然是潜在的稳定秩序的一种形式,所以一部分机构形成了独特的力量结构。许多正在成长的不同类型的力量,甚至在军事领域,发生了在过去一百年中都未曾有过的改变:世界经济领域的领导者与军事领域的领导者不再是重合的了。英国有过一段时间是两个领域的领导者,美国自从1945年都是军事和经济领域的领导者。现在,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了,因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而美国仅保持作为一个最大的军事力量。所以我们都能看到,地区性的力量正在扮演重大角色,人们可以说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两大军事领导力量。同时,阿查亚也不认为中国的军事实力发展壮大后会像苏联那样去干涉非洲。所以有很多人可能会疑问,这个世界是单极世界还是两极世界,他认为不论是什么样的,我们都需要去接受它。

DSC_2518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张安妮同学向阿查亚教授问到,美国特朗普政府近日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将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美关系。阿查亚认为,中国签订《巴黎协定》并非只是为了在国际赢得良好声誉,也是出于中国自身利益的考虑,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考量远远超越了中美双边关系的范畴,这体现了中国在这一问题上的自主性与战略考虑。尽管美国推出《巴黎协定》肯定对中美气候合作造成负面影响,但中美之间还有许多其它领域的问题需要合作,中美之间会更加关注于中美之间在安全和经济上的对话。

DSC_2542

最后,门洪华院长代表学院向阿米塔·阿查亚教授赠送了礼物,并欢迎阿查亚下次再来到访同济大学,本次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徐理灵、赵路怡,高程,张艺凡,李媛媛,刘浩淼等整理)

版权所有同济大学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021-65984182      怀念旧版

访问人数: AmazingCoun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