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师生一行参加印尼大学暑期学校
发布时间:2016-09-01  点击数:5339

2016年8月28日,来自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的一群学生在印度尼西亚的日惹古城,看到了普兰巴南寺庙的日落。夕阳余辉下,师生9人在石阶上席地而坐,结束了为期两周的印尼大学暑期班之行。有人说,人生幸运的一件事是在婆罗浮屠看日出,在普兰巴南看日落。虽然没有在婆罗浮屠看到日出,印尼行给同学们带来了非凡的体验。作为同济大学第一批前往印尼首都雅加达参加印尼大学暑期班的学生,从8月15日到28日,来自政治学与行政学、国际政治、社会学共8名本科生在教师带队下,与来自印尼、日本、韩国的学生一起,走进印尼,开启了跨文化交流的历练。今年6月,江波副校长和留学生办公室、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代表访问印尼大学,就两校签订《理解备忘录》等合作事宜达成共识。此次暑期班,印尼大学免除了同济学生的住宿费和学杂费,也正式拉开了两校合作的序幕。

 

印尼作为东盟十国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和经济体量的国家,此次暑期班也预示着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将通过学生、教师互访以及科研合作,加强对东盟国家的人文交流和研究。暑期班由印尼大学国际办公室联合印尼大学的院系举办,由于其正式的课程和丰富的实践内容,也被称为“学分项目”。今年暑期班包括“自然资源和环境经济”、“印尼文化”两个课程组,同济学生按照自己兴趣,分别报名参加了其中的某一课程组。

开班仪式

         2016年8月15日,印尼大学暑期班开班仪式举行

 

 

 

专业+文化+实践,一天像是过了一周

印尼大学对于暑期课程的安排非常细致,第一周为上课,第二周为实践和小组报告,其中的周末穿插了自然观光和户外运动。第一周的课程内容又分为两部分,上午为围绕主题进行的讲授式教学,下午为印尼语言和文化工作坊。“自然资源和环境经济”和“印尼文化”两个课程的教学都切合了全球化时代的境况,前者是经济学与全球治理的交叉,后者则是文化研究与社会学的交叉。比如印尼文化的课程围绕印尼社会的多元文化主义、跨性别这一亚文化现象、食物与音乐中的杂合性这三个话题展开,主题虽是印尼文化,关照的却是中国、日本及众多国家都面临的文化身份的流动性、传统文化原真性的消解等挑战。暑期班最后的小组报告中,大家分享各自国家的案例又通力合作,力图反思这种社会文化变迁带来的影响。

 

课程部分的印尼语言和文化工作坊给学生带来了有趣生动的文化体验,在印尼老师的耐心指导下,学生尝试演奏印尼传统乐器Gamelan和Arumba,学习传统舞蹈以及蜡染绘画。让同学们特别自豪的是,中日韩学生经过练习,和印尼音乐老师一起成功演奏了一首I have a dream。同学们用“一天像是过了一周”来形容初到雅加达的几天,每天的课程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半,一天之中去往不同的教室,学习不同的课程内容。

印尼传统乐器工作坊现场

           

 

 

 

 

 

 

 

 

 

 

 

 

 

 

 

 

           印尼传统乐器工作坊的学习现场

 

第二周的实习环节则带有实地考察性质,兼顾专业性和趣味性。自然资源与环境经济课程组的考察对象包括社区废物银行、雅加达植物园、雅加达最大渔港,印尼文化课程组的考察对象包括印尼缩影公园、为原住居民争取权益的公益组织AMAN以及博物馆。其中走访雅加达渔港和AMAN尤为精彩。在雅加达渔港,同学们不仅和渔港的总负责人进行座谈,了解了渔港作为一个渔业集聚区的管理、运营模式,还参观了渔港里一家由华人经营的大型鱼产品出口企业,从头到脚戴上全副消毒的隔离装备走进了加工车间。而在位于雅加达100公里的Bogor市的AMAN组织,同学们不仅通过AMAN负责人的介绍了解到那些依靠森林和捕鱼为生的原住岛民所面对的生态环境恶化、经济边缘化、政治弱化等问题,也对AMAN通过在当地社区中发展组织成员、帮助售卖社区手工制作的针织品这样的运作模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朝夕相处中的跨文化交流

参加此次暑期班的除了8位同济大学学生之外,还有14位来自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学生,1位日本千叶大学学生,1名韩国学生,以及协助暑期班后勤的7位印尼大学学生。暑期班主办方——印尼大学国际办主任Melda Kamil教授在开班仪式上即提到希望同学们不仅了解印尼的文化,而且不同国籍和文化背景的学生之间能够相互对话,增进知识和文化理解。这和暑期班的主题“习得世界的多样性”是一致的。身处拥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国家,同学们在感知习俗的同时也尊重对方的习俗。比如在着装上,同学们尽量穿长裤,每天吃清真食品。当所住的宿舍楼响起广播的时候,那是祈祷的音乐。印尼同学还带领暑期班学员参观了东南亚宏大的雅加达独立清真寺,而清真寺对面就是雅加达最大的基督教堂,不同宗教的相互包容和和平共处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近些年伊斯兰教极端组织和恐怖分子增加了人们对穆斯林的偏见,提到印尼,人们往往首先想到的是巴厘岛风光和排华事件。跨文化交流恰恰是要超越刻板印象和偏见,在相互理解、尊重和包容的基础上进行沟通。对于学习国际政治、政治学和社会学,并且有志于日后从事外交和国际事务的同学来说,暑期班提供了很好的多元文化交流机会,不少同学认为此行拓展了自己的世界观,明晰了对东南亚的认知和它的发展潜力,重新定位了对外交事务的理解,希望今后能在中国和东盟的合作道路上谋求发展。2013级杨煜同学在暑期班随笔中写道:“当友谊克服了语言障碍,文化差异和隔海相望的距离,你知道它是真实的。”临近暑期班结束的时候,好些同学不由自主地买来当地的传统服装——蜡染的巴蒂衫,穿着它上课和参加活动。

明信片

2014级学生王欢向印尼大学学生和日本早稻田大学学生赠送明信片

 

印尼大学外办Alfrida女士向同济学员授予暑期班证书

 

 

 

 

 

 

 

 

 

 

 

 

 

印尼大学国际办公室Alfrida女士向2014级学生万尽涵授予暑期班结业证书

 

推进“一带一路”,增进与东盟的人文交流机制

暑期班课程之余,全体同济学员还参访了中国驻东盟使团,徐步大使和来自使团交流合作处、政治处、新闻与公共外交处的驻外人员与学生进行了座谈。受徐步大使邀请,学生在座谈会后赴大使官邸参加了工作晚餐,并与同时受邀的伦敦公共关系学院(雅加达)院长一行6人进行了交流。徐步大使对于同济学子选择到访印尼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表示赞许和热烈欢迎,对同济学子表现出来的朝气蓬勃的面貌,不怕吃苦、不抱怨的精神状态进行了表扬。他和学生分享了从事外交工作需要具备的几点主要特质,包括要拥有对外交往的激情;善于沟通和公关;敏锐,善于捕捉新的动向,并能有自己的感受和体会;不怕吃苦,敢于去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地区。有学生问及外交工作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徐步大使言辞恳切又坚定,“外交事业是把个人志向和理想与国家结合在一起,必须坚守六个字:忠诚、使命、奉献”。徐步大使还依次询问了学生的专业学习和职业规划,并介绍了印尼的国家概况,印尼的华人和中资企业情况以及中国与东盟的现状和发展潜力,寄语在场的同济学子成为未来东南亚外交工作的主力军。2016年是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二十五周年,2015年中国与东盟的人员往秋突破2300万人次,互派留学生超过18万人次。2016年也是中国-印尼副总理级人文交流机制开启的第二年,促进青年交流恰恰是中印人文交流机制的重要内容。

大使与同济师生座谈2       2016年8月26日,师生一行在中国驻东盟使团座谈会现场

 

 

大使与同济大学及LSPR合影

                与徐步大使和伦敦公共关系学院代表在大使官邸合影

心怀世界,相期努力

暑期班已经告一段落,那两周的时间好像是经历了一场梦,好几位同济学生这样形容。的确,上海没有雅加达街头那成群结队、风驰电掣的摩托车,也没有那么多裹着头巾的穆斯林女性......但是半个月的印尼之行又非常真实,大家以平常之心感知它的文化、宗教,眼见它的美丽风光,高级商场与贫民住区之间的差距,并且经历雅加达的拥堵。所留下的,不仅有不怕吃苦的精神,青春的感动,跨国的友谊;也有中、日、韩与印尼关系的思考,以及对于未来职业规划的新的认知,如同一首歌中唱的,“负群山,涵浩海,笃行......相期努力,荣光不难再续”。

 

参加暑期班的同济学子感想(摘录)

  在绿峡谷从高台跳入急流时,一路上一直与我手拉手前行的印尼姑娘Unique用英语告诉我说她也不会游泳,让我别担心,我们一起跳。在她的感染和鼓舞下,我内心一阵温暖,鼓足勇气,与她紧握双手从台壁边跳了下去。落入水中的一刻,我们不顾被水花打湿的全身拥抱在一起欢呼,为自己的勇气,也为友谊的力量。    --2014级国际政治万尽涵

 

  我们曾说着不同的语言,过着不同的生活,有着不同的梦想,却在这十几天里其乐融融得像亲人。一个同学说“我们都有缘万里来相会了,一定有缘再见的”;一个同学说“我还会再回来的”。离开时,印尼的同学一直把我们送到了机场,要过安检说再见的时候,一位男生哭了,我们给他取的中文名叫“么么哒”,一位总是积极乐观、热情快乐又充满正能量的印尼男生。

                         ——2014级政治与行政学杨钰肸

 

  相较于日本在东南亚投资的历史而言,中国在这块地区的发展起步较晚。但随着“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的提出和我国与东盟国家的经济联系不断加强,我相信不久之后在印尼、在东南亚随处可见的,将是中国的“影子”。         ——2014级社会学肖斌文

  

  尽管中国基建领域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已经渗透到了东南亚地区,但实际上,一方面由于工程量还未达到一定程度,另一方面基础建设对于普通民众的影响力微乎其微,加之中国对外援助的低调作风,在印尼当地尤其是民众之间很难感受到中国影响力的提升。而在接触中不难发现,印尼本地人对于中国的认知更多的是负面信息,例如雾霾、水污染、食品安全等等......我认为这是目前中国需要思考并有所改进的地方,即如何从文化软实力的角度拓宽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在消解“中国威胁论”的同时加快文化输出的步伐。这与单纯的经济输出是需要两轨并行、相辅相成的外交思路。

                           ——2013级国际政治陈宽宇

 

毋庸置疑,印尼以巴厘岛出名,并以全球潜水胜地和爪哇传统人文景观吸引着全球游客。然而,在印尼大学——一个位于雅加达郊区的校区生活的半个月,却让我钻进躯体,看见了它通红热烈的心。离去之时,与同伴说:一定会再来,这是我们的第二故乡。

                         --2013级国际政治潘静珂

 

离开印尼前在日惹古城附近的普巴兰南寺庙

 

 

 

 

 

 

 

 

 

 

 

 

 

 

 

 

 

         暑期班结束在日惹附近的普兰巴南寺庙遗址合影

版权所有同济大学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021-65984182      怀念旧版

访问人数: AmazingCoun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