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大学社会科学前沿讲座第一讲 “第五次科技革命与未来十年世界格局”主题讲座举办
发布时间:2018-05-10  点击数:2827

 

2018年5月7日,由同济大学中国战略研究院、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联合主办的同济大学社会科学前沿讲座第一讲:“第五次科技革命与未来十年世界格局“在衷和楼1002报告厅成功举办。讲座主讲嘉宾为凤凰卫视评论员邱震海先生,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门洪华教授主持本次讲座,外国语学院院长吴赟教授、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党委书记徐红教授、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郑春荣教授、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夏立平教授、邵春霞教授、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和外国语学院100余名师生参加了本次讲座。这是同济大学社会科学群诸学院联袂组织的第一次专题讲座,标志着“同济大学社会科学前沿讲座”正式启航。

 

门洪华院长代表同济大学社会科学板块对邱震海先生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门院长详细介绍了邱震海先生的求学经历与研究成果,邱先生是著名时政评论员和学者、中国转型和战略问题专家、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资深会员,曾任教于同济大学,主持过凤凰卫视《震海听风录》和《寰宇大战略》节目。著有《中日需要“亚洲大智慧”》、《迫在眉睫:中国周边危机的内部与突变》、《2020年大布局:你的机遇在哪里》等,擅长以跨学科、多维度的视角,解读世界的风云变幻。

 

邱震海先生对同济大学的盛情邀请表示了感谢,并以特朗普的上台与政策实施为切入点,带来了第五次科技革命与未来十年世界格局的主题讲座。邱先生从西方社会存在的问题、问题的根源、世界现状和未来展望四个角度进行了详细论述。

 

首先,邱先生总结了当前西方社会面临的三大问题。其一为西方社会出现的右倾现象。他指出在人性层面,欧洲的整体社会水准在下降;在政治层面,特朗普的上台、英国脱欧现象,以及欧洲其他国家例如德国、法国右倾政党的出现与支持率的上升,展现了社会情绪和政坛演变的普遍右滑倾向。其二为非传统安全的威胁,一方面,当前恐怖主义处于不断变种的状态,邱震海认为虽然反恐行动开展多年,但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并没有消失;另一方面,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全球性的冲击虽然已经过去十年,但导致美国金融危机产生的创新过度和监管不足的根源并未消除,而当前在特朗普执政期间,这一现象再现端倪,这很有可能引发下一次的金融危机。最后是传统地缘政治冲突被激化,他指出新兴大国的崛起,使世界格局中国家间相对实力出现转移现象从而带来了正面和侧面的冲突,中美贸易战、南海东海冲突为其典型案例。邱先生指出这些现象中具有一定的逻辑共同性,并从传统地缘政治的角度挖掘问题根源,提出科技发展带来经济发展,经济发展导致国力崛起的观点。以此为基础,他提出 “四个圈”联动的观点,其中大圈为世界,中圈为中国,小圈为企业和机构,最小圈是个人,这四个圈间的联动既可以推动彼此的发展,有可能引起冲突。关键取决于运转方向和运转速度是否一致。当四个圈同时、同向运行时,会带动国家和社会个人的发展,而中国融入全球化的进程就是典型案例,他指出这是天时地利人和的过程,此时大圈带动小圈,中国顺势而为,搭上全球化的快车,在这一过程中做终端加工,发展外贸型经济,向世界出口,最终成为世界工厂。而当前西方社会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关门主义的思潮的出现,呈现出世界大圈的迷茫状态,在现阶段大圈和中圈速度不同,方向不同,中圈转得很累,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挑战中国的发展。

其次,邱先生通过对四次科技革命进行详细回溯,说明了科技革命带来的问题和影响机制。1760年代,英国珍妮纺织机和瓦特蒸汽机的发明使人类社会进入到第一次工业革命,在这一阶段从国内发展来看,工业革命带来了资本家和产业工人的产生,劳资矛盾开始出现,在国际层面,工业革命推动了英国的发展使英国成为世界大国,而早期大国西班牙、葡萄牙实力相对衰弱。1860年代,电的发明产生了电话和电报,也使第一次全球化开始出现雏形,邱震海指出在这一过程中国家利益的不可调和性直接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战以后,世界进入到第三次科技革命时期,其后,20世纪70年代末,互联网的诞生使人类进入到信息化时代。在对四次科技革命进行详细梳理的基础上,邱先生总结出科技革命带来工业革命,进而诱发社会革命,这三者如影随形的观点,他强调每一次科技革命在带来人类社会进步的同时也会毁灭一些东西,而当前我们正处于第五次科技革命的启航阶段,过去我们正享受着科技革命带来的愉悦,而将来这种进来也会引发产生一定的副作用,带来痛和毁灭,邱先生推断在这一次科技革命中进步和毁灭的程度都会比过去的更为猛烈。为此,他以《21世纪资本论》的出版为例,论证了科技革命带来的贫富分化的现象,并详细讲述了当前世界财富分布的“两个50%,三个1/3”现象,即财产由50%的人掌握,在这50%的人之中,钱1%的人拥有1/3的财富,前2%-10%的人拥有1/3的财富,剩下的11%-49%占有剩余的1/3的财富。以此为基础,邱震海解释了特朗普现象背后科技革命带来的分配不均问题,并由此落脚到当前中国发展面临的挑战。

随后,邱先生从第五次科技革命的出发对未来世界格局进行了四个方面的展望。从科技发展来看,邱先生引导大家将眼光放在2030到2050年期间,他指出人工智能将在2030年达到顶峰,2030年后人工智能将影响社会发展,并产生一定冲击;在人口增长方面,未来人口呈下降趋势,预计2030年在美国和欧洲,婴儿潮出生的人口将进入到退休年龄,这对整个经济的支撑力提出了挑战,而科技革命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与人口缩减带来的经济动力不足现象产生一定的对冲;从长远来看,邱震海指出在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中,贫富不均状况在未来十年或者三十年之内会不断恶化;同时,邱先生也注意到能源不足带来的危机。最后,邱先生总结道,大转型过程将在未来10到30年发生;如果掌控不好,贫富不均必然扩大;而中国也面临着这些转型问题,在习近平新时代,如何平衡市场和国家的力量。在中国,政府可以不遗余力挽救经济,但是在政府干预之后也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因此如何掌控政府的干预度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

最后,邱先生将关注的焦点集中于世界格局的转变,对未来世界格局的发展做出自己的预判。他提出未来10-12年,中国和俄罗斯将必然维持强人时代,在大历史角度看,会给世界带来微妙而深刻的变化。同时,他也对美国特朗普现象的持续性表示了肯定,指出欧洲将继续处于迷茫阶段,而人口大国印度将因为人口红利实现经济增速。邱先生指出从理论上来说,当今时代是嫁接在19世纪之上的,最终问题在于能否解决贫富不均的问题。

邱先生的精彩演讲得到了现场热烈的掌声,夏立平教授对讲座内容进行了到位的点评。他表示,邱先生总结了科技革命导致产业革命,产业革命导致社会革命,这个总结很有意思,因为马克思说科技是生产力,科技是生产力中最有活力和创新的一部分,经济基础的变化必然会导致上层建筑的变化。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里讲大国兴衰的变量,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为主要变量,而这本书的缺点是没有分析科技革命导致的对国家实力变化的影响,今天的这个讲座进行了很充实的补充。同时,夏教授提出了国家间关系和国内社会发展两个方面的问题,并提出了“对于走在人工智能前端的美国而言,人工智能是推动贫富差距加大还是稳固中产阶级”的疑问。邱先生表示就当前美国发展状况而言,看不见美国国家力量的支撑点,所以很难减少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问题,他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对贫富不均的影响现在无法解决,从过去的历史发展状况来看,科技的发展只会加剧产业和财富的集中化,但对美国而言,对超级公司的拆解是解决财富不均的核心一步。

 

在互动环节,在场学生提出了科技革命带来的问题是否可以用科技革命来解决的疑问。对此,邱先生认为这是不能解决的,他提出,只有当生产关系改变之后问题的改变才有可能,而纯靠科技这一单一因素,是无法改变的。随后,现场同学相继提出评论国家间关系时的规律和第五次科技革命带来的大公司与强人政治冲击的问题,邱先生也一一进行了回答,现场气氛活跃。

最后,本次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讲座结束后举行了邱震海先生的签售会。

 

 

会议综述供稿:吴雪瑶 顾凌宇 陈泽鸿

摄影:朱德庆

版权所有同济大学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021-65984182      怀念旧版

访问人数: AmazingCounters.com